歡迎光臨
我們一直在努力

3走勢圖帶連線|忘憂草

男子用可樂瓶當開鎖工具 10秒撬開派出所防盜門

休閑了已有兩三月了,心情不禁煩悶了起來,整個人像丟了魂的野兔一樣、漫無目的的晃來蕩去,竟一時想不出半點好玩的事兒。

任何一種狀態持續久了、即便是再安逸的生活,也會讓人産生反感。有時,站在街上看到熙攘的人群或著急趕點的上班族也會不自覺的羨慕起來,那種激情、那種對生活對未來的憧憬與渴望,現在3走勢圖帶連線身上已蕩然無存、消失的搜不到一絲余留。

我找了一個公園就隨便坐下了,但沒多時我發現這並不很理想,我身後就是兒童樂園,七八個孩子喊得、鬧得、哭的,家長們哄的、嚇的、埋怨的,竟一時弄的我不知所措,稍稍有些好轉的心情再一次遭到迅猛的沖擊,呀……我還是換個地方吧,我無奈的嘀咕道。

哈,這個位置不錯,相當雅致,我左手不遠就是一片花叢,有月季、雞冠花,還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黃的、粉的、白裏透紅的、半青半紫的,它們競相爭豔、五彩斑斓,假若這時將我換作任何一人,我相信他都會被這詩情畫意所迷醉、所傾倒。

雞冠花蕊上停著幾只剛剛飛來的蜜蜂,它們巧速的交搓著似乎沾滿花蜜的細腿,從這朵飛到那朵,再從那朵飛落在一片蔥翠的葉子上,停歇了片刻,便嗡嗡而去了。

花叢裏有兩只白色的蝴蝶,不知已在花間睡了多久,也許是我的一聲猛咳驚擾了它們,它們顯得不慌不忙,輕輕的煽動了幾下翅膀便自在的飛離了花間,但不久又閑落在了一朵不知名的小花上,那淡黃色的花周呈喇叭形,小家夥便完全被罩起來了。另一只則還在飛著,看來是不打算落下了,但我想它應該是在尋找它的玩伴,因爲我發現它每每飛近一朵花時,盡管這朵花的顔色或深或淺,它都會刻意的稍作停留、仔細的凝視一番。

大概有兩三分鍾,之前藏匿花內的那只蝴蝶終于飛了起來,不巧的是,剛剛在尋找的那只卻忽然間不見了,我想去探個究竟但又怕驚跑了它們,因此便繼續不動聲色的安坐著、靜視著。

它做著和那只玩伴同樣的舉動,在這片大不大的花叢上周旋了一陣並沒有發現什麽,它煽動著散漫著翅膀,時而側身、時而斜退,給我的感覺仿似一縷直線而上的青煙一般,在一霎輕風撫過之後,又重新矯直了身姿。

這時,兩只蝴蝶都不見了,它們藏在哪兒了呢,會不會因找不到另一只玩伴而失落呢,或許它們在躲貓貓吧,我的腦袋突然迸發出這幾個幼稚的問題,但我卻堅持認爲這種突如其來的疑惑是對大自然的一次親昵、一個友善的吻。

我無厘頭的凝思著、預想著,不多時它們一定會再次重合、結伴纏綿的在花叢上飛繞、在花蕊間適當休憩,待暮近黃昏時便款款起身、翩然舞起那雙輕盈的翅膀,向著另一處夜裏香叢飛去……

的確,它們確實如我臆想的那樣,在即將隱去的斜陽下自在的飛走了……

也許,它們的生命裏只有快樂。

或許,它們的意識裏只有美好和對美好實現的執著與追尋。

還有,它們彼此之間那種最簡單、最純粹的靈犀……


 很久以前,在一所遠近馳名的古刹裏,有一株嬌小可愛的仙草,生長在佛堂佛桌上的花盆裏。每天,仙草用清新蔥綠的容顔來迎接早晨佛堂外溜進來的第一縷陽光,用四溢的芬芳洗滌迷醉每一位虔誠香客的心。一天天過去了,一個秋寒料峭的清晨,早起打掃佛堂的小沙彌打開凝滿冰冷潔白的霜花的佛堂的門,驚呆了。本該每年的陽春三月吐豔的仙草居然開出了一朵燦爛瑰麗、清香襲人的花兒。他飛快地跑出了佛堂,于是古刹轟動了。了悟人生的方丈來時,佛堂裏圍了好多的佛門弟子,還有借宿與早起進香的香客。

方丈擺手示意人群安靜下來。緩緩的說,這是一株不平凡的草兒。由于每天接受香火的熏陶,她有了靈性、佛性。面對從她身邊匆匆走過的凡夫俗子,她悟透了佛理,且要把自己的精華違背時節地奉獻給今天的有緣人,由能醫治世上的瘡痍完成無量的功德。

人們的唏噓聲裏,遠處,小沙彌飛快地跑來:山下來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還有一個病體支離的青年人。人們驚谔的回頭,衰草離披的山道上,一老一少正蹒跚地走來。只見那老者滿是皺紋的古銅色臉頰上挂滿風幹的淚痕,被荊棘扯破的褲腳烙印著跋涉的風塵。還有那年輕人蒼白無力的臉,空洞如死灰的眸子。以及他那在晨輝下更顯瘦削颀長的身影。

方丈把他們請進了佛堂。日落西山時,浩蕩的山風肆虐的驅趕著廟門前飄飛遊走的黃葉,古寺的黃牆、紅柱、金瓦在靜穆中泛著锃亮的光。方丈閉目盤坐在蒲團上,領受著夕陽的余溫,想了許多。直到掌燈時分,廟裏的小沙彌來招呼師父進晚餐:師父,想什麽呢?不解的小沙彌想:師父也許是因爲把那株小草的鮮花剪了當作藥引賜給今日求醫之人而愧疚吧。許久許久,方丈看了看天上明明朗朗眨眼的繁星,歎息了一聲,旋而又笑道:我曾經以爲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今天,我明白了。你看這漫天的星鬥正是夕陽所化。它不是爲了裝扮夜空,而是爲了照亮塵世的每一個黑暗之地。今天被剪的草兒的枝桠上她沒有流淚的魂,已化爲芸芸衆生心中那點點星光了。

古寺的鍾聲在清涼如水的夜裏顯得清脆悠長。

“師父,師父,”小沙彌的叫聲打破了古刹清晨的甯靜。“佛堂裏芬芳如故。”之後,大家都和藹的叫那株草爲忘憂草。

這是天堂裏的奶奶曾經抱著襁褓裏的她常講的故事。之後奶奶總會說:之後,仙草自願到凡間醫治世上的瘡痍。來時,她保留了自己成仙時的所有。她變成了一個瘸腿的女孩.“奶奶,3走勢圖帶連線好愛聽!”到這時,她總是興奮地叫嚷。因爲她也許就是那株仙草呢。原因很簡單,她也瘸了腳。

而今天的她長大了。她也漸漸的明白了。

每當在塵世邂逅不如意甚至不幸時,她總是送出三個祝福:

送一個祝福,給天堂裏的奶奶;

送一個祝福,給世上的有緣人;

送一個祝福,給懵懂如故的自己。


評論 搶沙發

西卡塔 更專業 更方便

關于我們 版權及免責聲明
2001